安省性教育课程 哪些内容令家长不满?

安省性教育课程 哪些内容令家长不满?

【新唐人2019年03月15日讯】余婷婷((Queenie Yu,Stop the New Sex Ed Agenda Party,Leader))的母亲是香港人,父亲来自中国大陆,她说她的中国血统让她有着更传统的价值观,她说:“我的父母总是说,性教育的对话应该是在家里,我的父母总是说我们在学校里学的有些太自由化,太极端.比如在学校上游泳课,所有人都在别人面前换衣服,我的父母总是说,我们得保护自己的身体,保护自己的身体私密之处。”

不过自2015年以来的安省性教育课程可不只是游泳时当众换衣服那么简单,从6、7岁起被教授认识性器官,以及同意行为的概念,8岁起被教导性别是可变的,9岁时就得知道什么是“浪漫约会”,之后还要个自己制定个“性计划”。

“我有4个外甥,我不想他们被性化(saxualized)”Queenie说。4个外甥分别是3岁、6岁、13岁和15岁,“虽然我自己没有孩子,但我关心所有的孩子。”

拥有MBA学位的余婷婷多年来为安省保守党工作,用民主的手段-竞选来表达自己的观点,成了顺理成章的选择,但用组建政党的方式,而且目的不是为了当选,这确实需要相当大的道德勇气和毅力。

反对新性教育课程党成了安省政界一个独特的声音,也是一个相当响亮的声音。

“我想代表加拿大新移民,他们有的可能觉得自己的英文不好而不好意公开发声,像我的父母一样”余婷婷说,“我说的很清楚,我的党不是为了赢得席位,我们只想成为一个声音,一个立场,我们想表达自己的声音,我们代表父母。因为父母需要一个声音。他们感谢我们做的这些,所以父母们捐钱、做义工,我们收到很多信件,手写的信和电邮,感谢我们做的事情。”

父母不满之一:“孩子们每天想的不是性”

韦恩版性教育课程的最大争议之一是,教材里的性内容不适合孩子的年龄,教师使用的教学材料和这方面的引导,在家长看来有色情灌输的嫌疑。

余婷婷在采访中说:“很多父母发现,性教育课程给太小的孩子教授色情的东西,结果就是,孩子们开始想和学习那些他们原本不会去想、去做的事情,而那些事情本来是他们根本不会去想的。因为他们还小,他们每天想的是怎么去玩,而不是性。

2018年安省大选,性教育课程成了激烈讨论的话题,当时保守党领袖福特(已当选省长)曾多次说,很多父母告诉他,韦恩版的性教育课程的内容,不适合学生的年龄,家长的意见非常大。

父母不满之二:“如果你出生是男孩,可以变成女孩”

余婷婷说,另外一个问题是教授性别认知理论,也就是说孩子的生理性别可以和孩子自己感觉的性别不一样。“如果你出生是男孩,可以变成女孩,如果这样下去的话,他们(教师)就是在告诉孩子们,你可以吃荷尔蒙,来变成别的性别,孩子们可以做手术,这些都会有政府来花钱,这非常不好,因为孩子们随时改变自己的想法,一天想当个收银员,另一天想当宇航员,我们不能鼓励这种事情。”

(责任编辑:天津11选5任8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ohbed.com/sousuo/guge/201912/7637.html

上一篇:华人屡被抢 本周六讲座现场3d试机号码分析教学防身 下一篇:阿拉伯联盟外长会议讨天津11选5任8论改革方案